高层关工动态
关注发展
便民服务

母亲教子回忆--漳州市关工委家教委郑良国


漳州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zzgaqsn.cn  加入时间:2015-3-9 10:15:11 浏览数:639
字体:   背景:纯白 浅绿 浅黄 浅红 浅兰
 

母亲教子回忆

漳州市关工委家教委郑良国

 

我出生于农村一个穷苦人家。两岁时,父亲去世。那年,27岁的母亲,带着8岁的哥哥、4岁的姐姐和我走上守寡的艰辛人生历程,直至寿终。从那时候起,我就过着只有母亲而没有父亲的生活。20世纪4050年代,还处于落后的中国,一个守寡的妇道人家,其遭遇的不幸、地位的低微和生活的苦痛,是泪水也书写不尽的悲歌。

然而,母亲对子女的教诲却不含糊。母亲虽斗字不识,却在严格的要求中饱含着道义,展示着明理。回忆起来,一桩桩、一件件。我下面叙说之事便是其一。

孩童时的一天,我到一个同龄男孩的家里玩。那是个富足人家,他母亲是专门供奉有着特殊名目神像的神婆,村里人都叫她“素婆”。素婆享有族长似的权势,在村子里地位显赫。我去玩的时候,供桌上香火缭绕,素婆的儿子正拿着一个草纸卷成的、作为点香用的火种在玩着。火种还在纸头上闪烁着火苗,舞动起来,还会冒出火花。他玩着玩着,就要戳我的脸,我忙躲闪开去,没被戳着。素婆见状,乐了起来,当即叫儿子戳我手,或脚或衣服。她儿子就朝我连连戳来,我的手竟被戳着了两处。我捂着手,哭着跑回家。

母亲听我一说,细细问我前前后后的情况后,就放下手中的烧火钳,拉着我去素婆家,当面问素婆,问我说的情况是否属实。素婆竟然说出“是又怎么样,想扒痒?”母亲便数落起素婆来。素婆有的是作威作福的权势,一身的傲气。母亲是一个没有地位的寡妇,从来都是低声下气地做人,可这个时候,母亲却没有任何顾忌,一点儿也不示弱,带着满腔的怒气,换数落为指责。素婆家有家丁(或是雇工),跑来了几个,横眉怒目,为素婆助阵。家丁在素婆的授意下,强行推搡、拉扯母亲和我,要把我们赶出门。母亲仍然没有半点儿怯惧,但抵挡不住那些人,便抡手把供桌上的几样器具横扫落地,然后拉着我回家。素婆在后面喊着“看我怎么收拾你们”的话,母亲只径直地走着路,一点儿也不去搭理……

这是我从来没见到过的事,它烙印般地烙在我脑中……

另有一天,我跟隔巷的小女孩五菊儿在水沟旁玩,两个人各拿着一支草根,拨弄着水沟里的臭水喷过来喷过去,两个人的衣服都喷上脏迹。忽然,五菊儿用力喷了我一下,看我衣裤脏了一大片,扔下草根就跑。我,马上追过去。追过巷子,追进她家。五菊儿怕了,情急之下爬到床底下躲起来。我不依不饶,硬是把她从床底下拖出来,并动手打她。如果不是她家人回来,五菊儿肯定会被我痛打一顿。

母亲得知这件事,问明情况后,二话没说,抽出竹扫把的一大把竹梗,拼命地抽打我,越打越狠,边打边骂,也许心中有不尽的酸楚,边打中还啼哭了起来。马上有邻居来劝说,五菊儿的妈妈也来了,看到那场面,还连连说着“可以啦可以啦,不要打了不要打了”。平时,母亲也不是没打过我,但那都是扇个屁股就完事的那种意义上的打。可今日,尽管有劝说声,有阻拦的手,母亲却丝毫没有心软。在与劝说者们推来挡去的当儿,母亲一把抓起我,往地上重重地摔去。邻居大婶过后告诉我,我母亲为什么把我打得那么很,是因为不容儿子欺负人。说母亲还说,孩子在一起玩,衣服被弄脏了就弄脏了,这没什么;追也追了,虽说已经做得过了,尚且可以原谅;可是,人家都躲到床底下了,人家已经怕成那个样子了,还硬把人家揪出来,动手打了起来。这不是欺人太甚吗?这样的不讲理,如何容得?怎不严加训诫?没有教管好自己的孩子,对不起别人,也对不起自己,心里有愧呀!

这两件事,在我不懂事的时候,只有深记不忘,可在我懂事以后,产生了情理上的震惊、心灵上的震撼。那时,母亲,卑微、言轻、弱小,但为了道义、维护尊严和人格,她挺拔,不畏权势,依理抗争;但儿子无理欺人,又认为天理不容,哪怕是没爹的孩儿,也不放过严厉的惩治。何等的深明大义!

母亲的这般教诲,让我懂得了,待人处事,应遵从道义的准则。弯曲有路,尺寸有度。自己的尊严、人格要维护,别人的尊严和人格也同样必须维护。维护自己,也要维护他人。维护他人,实质意义上也是在维护自己。不维护他人,自己也得不到应有的维护。这已经不仅是道义上的问题了,而是蕴含着真理性质的大理啦。

如果用科学教育的要求去定义的话,母亲在把我往狠里打的行为中,多少有些欠缺理性的地方,但对我本人而言,我从来,乃至至今,都没有去想这些。我内心只有感激和崇敬。但这只限于我们母子两人之间,在特殊年代、特殊情境下的特殊作为和理解,而不可作为准则。对此,只能说,有些事情,只可取义,不可效行。

今天的社会,已是文明的社会,教儿育女理应不能情绪化、简单和粗暴,而应施予文明、科学、明智和理性。

我怀念母亲!一个没有文化的母亲,却给我传承了许多文化。

 

信息来源(出处):
漳州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漳州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2006- 2018)© 版权所有  地址:漳州市芗城区大通北路大同新港将军花园市干休所6幢407-408号
邮编:363000  电话:+86.5962030354  传真:+86.5962030354  E-mail:zzsggw@163.com
网址:http://www.zzgaqsn.cn  闽ICP备09009017号       Design 800*600(pixels)

闽公网安备 350602020000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