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关工动态
关注发展
便民服务

古典爱国诗词选读(六)


漳州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zzgaqsn.cn  加入时间:2015-3-3 15:29:09 浏览数:817
字体:   背景:纯白 浅绿 浅黄 浅红 浅兰
 

古典爱国诗词选读(六)

(一)

五律·春望  /杜甫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一、作者简介:
  杜甫,生于唐睿宗即李旦延和元年,即公元712年;卒于唐代宗李豫大历五年,即公元770年。字子美,唐朝河南巩县人,即今河南省郑州市巩义市(县)人,自号少陵野老,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与李白合称“李杜”。为了与“小李杜”,即李商隐、杜牧区别,又合称杜甫、李白“大李杜”,杜甫也常被称为“老杜”。杜甫在中国古典诗歌中影响极其深远,后人称之为“诗圣”,他的诗被称为“史诗”。后世称其杜拾遗、杜工部,也称他杜少陵、杜草堂等。
  
二、注释:
  1、国破:破败、破碎。这里指国都长安被叛军占领。
  2、感时花溅泪:因感叹时局,即想起国家残破不全的景象,见到花也会流泪。
  3、烽火:指古代边疆遇到敌情用来报警而升起的烟火。这里指战争。
  4、抵:值。
  5、搔:用手指轻抓。
  6、浑:简直。
  7、欲:要。
  8、不胜簪:因头发短少,连簪子也插不上。簪,音zān
  
三、赏析:
  公元7551216日,即唐玄宗李隆基天宝十四年十一月初九,由安禄山、史思明向唐朝发动了一场争夺统治权的内战。因发起此战的是以安禄山、史思明二人为主,所以称此次内乱为安史之乱。

公元7568月,即唐玄宗李隆基天宝十五年七月,安禄山、史思明叛军攻陷长安,唐肃宗李亨在灵武(即今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南地区灵武市)即位,改元至德。杜甫在投奔灵武途中,被叛军俘至长安,因他官卑职微,未被囚禁。次年,即至德二年三月,公元7574月,写了这首诗。诗人目睹沦陷后的长安零落箫条,身历逆境思家情切,不免感慨万千。
  该诗以“望”字贯穿始终。诗题“春望”,就是望春。诗人面对大地回春的自然季节而触景生情,企盼恢复国家安定繁荣的局面。
  首联:“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承接题目,写春日远望所见的总印象。国都沦陷,山河依旧,人事全非。诗人将“国破”的断垣残壁与“城春”的生机蓬勃构成鲜明的强烈的对比,突出勾画了长安城沦陷后的破败景象,寄寓了诗人感时忧国的深沉感慨。
  诗人将“国破”之下,继以“山河在”;“城春”,原当明媚之景,而后却缀以“草木深”,极叙其荒芜之状,其两意相反,先后相悖,又是一翻。尤其是其一“破” 字,使人怵目惊心;而其一“深”字,令人满目凄然。
  此外,其上句“国破山河在”,为逆折;下句“城春草木深”为顺折。故其章法显出变化。所以,使此联对仗工巧,圆熟自然,诗意翻跌。明人胡震亨赞之:“对偶未尝不精,而纵横变幻,尽越陈规,浓淡浅深,动夺天巧。”(《唐音癸签》卷九)
  颔联:“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此联由首联之远望,而将目光收至眼前,将首联之全景转换为特写镜头。
  对于这两句,历来存在着理解的分歧,其分歧的焦点在于:究竟是谁“溅泪”者,谁“惊心”者?一般解释:花鸟本为娱人之物,但因感时恨别,却使诗人见了反而堕泪惊心,闻鸟而惊心。另种解释:该句中的主语是“花”,是“鸟”。花因“感时”在溅泪,鸟为“恨别”而惊心。这看似不合理,其实是用了移情法。花、鸟本是自然物,现在由于诗人的特殊心境,把自己的感受移加到它们身上,觉得它们也通人情。而本人则倾向于后一种解释。花朵含露,是感伤时局在落泪,鸟儿跳跃,是因为生死别离而心绪不宁。这样写,比直抒自己内心如何如何,意味更浓郁,效果更强烈。 这二联写春城败象,饱含感叹。其统在“望”字中。诗人俯仰瞻视,视线由近而远,又由远而近,视野从城到山河,再由满城到花鸟。感情则由隐而显,由弱而强,步步推进。在景与情的变化中,仿佛可见诗人由翘首望景,逐步地转入了低头沉思,自然地过渡到后半部分——想望亲人。
  颈联:“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直抒胸臆了。“连三月”指战祸延续到三月,即写本诗的时间。有些注本,说是“指当年的正月、二月和三月”。或说指整个春季。事实上,安史叛乱是前年的十一月开始的,杜甫受困长安也有七八个月了。他说过:“去年潼关破,妻儿隔绝久”(《述怀》),“数州消息断,愁坐正书空”(《对雪》)。诗人身陷长安,妻儿、弟妹的生死不明,才发出“家书抵万金”的慨叹。解诗太实,往往曲解原意。又因远观、近察,从翘首望转低头思,感情也自然地从伤悼国破过渡到思念亲人。
  另外,本连的“烽火”,承接上联的“感时”;“家书”,承接上联的“恨别”。而亲人的“别”,正是由于战乱的“时”造成的。这样全诗一环扣一环,章法非常严密。因此,在全诗中,把家愁、国忧交织在一起,深刻地表现了正直知识分子的个人命运与国家民族的命运休戚相关,具有高度的概括性和典型意义,正是“沉郁顿挫”的精神实质。
  尾联:“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此联堪称神来之笔。寥寥十字,使一位愁绪满怀的白发老人的形象兀立在读者眼前。作者望春,并没有得到到任何快慰,却为“感时”、“恨别”所困,终至烦躁不安。因为烽火遍地,家信不通,想念远方的惨戚之象,眼望面前的颓败之景,不觉于极无聊赖之际,尽管诗人这时才四十五岁,但因终日愁情熬煎,频频搔头踌躇,顿时发觉头发稀疏白短,几不胜簪了。而“白发”之所以“短”而“不胜簪”,乃因愁之所致也。其中的“搔”为想要解愁的动作,“更短”可见愁的程度。这样,在国破家亡,离乱伤痛之外,又叹息衰老,则更增一层悲哀。这从章法上看,这一联是把前面分别抒写的“感时”、“恨别”两种感情统一起来,收结全篇。作者选用搔发这一下意识动作把满腔的愁情变成了可见可感的生动形象,很自然地引导读者进入诗的意境,产生共鸣。
  总之,《春望》反映了诗人热爱国家、眷念家人的美好情操,意脉贯通而不平直,情景兼具而不游离,感情强烈而不浅露,内容丰富而不芜杂,格律严谨而不板滞,以仄起仄落的五律正格,写得铿然作响,气度浑灏,充分体现了诗人“沉郁顿挫”的艺术风格。其中的对偶句:“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成为千古传唱的名句。

 

(二)
七绝·州桥  /范成大

州桥南北是天街,父老年年等驾回。

忍泪失声询使者,几时真有六军来?

 

一、作者简介:

范成大(1126-1193)字致能,号石湖居士。汉族,平江吴县(今江苏苏州)人。南宋诗人。存诗1900首。谥文穆。学诗从江西派入手,后学习中、晚唐诗,继承了白居易、王建、张籍等诗人和新乐府的现实主义精神,终于自成一家。风格平易浅显、清新妩媚。诗题材广泛,以反映农村社会生活内容的作品成就最高。反映农村生活的代表作是《四时田园杂兴》,共记60首,描写农村春、夏、秋、冬四个季节的景色和农民的生活,同时也反映了农民遭受的剥削以及生活的困苦。这是其中的一首,描写农村夏日生活中的一个场景。他与杨万里、陆游、尤袤合称南宋中兴四大诗人

二、注释①朱雀门:汴京(今河南开封市)的正南门。宣德楼:宫城的正门楼。②州桥--也在汉桥,在汴梁(今河南省开封市)宣德门和朱雀门之间,横跨汴河。③天街--京城的街道叫天街,这里说州桥南北街,是指当年北宋皇帝车驾行经的御道。④父老--指汴梁的百姓。等驾回--盼望宋朝皇帝回去。驾,皇帝乘的车子。⑤失声--哭不成声。询--探问、打听。⑥六军--古时规定,一军为一万二千五百人,王者有六军。这里说的是宋朝官军。

三、浅析:

孝宗乾道六年(1170), 范成大奉命出使金国, 将沿途所见所感写成72首绝句,《州桥》是其中一首。作者以白描手法,撷取了一个特写镜头,表现了沦陷区人民盼望光复的殷切心情,隐晦地流露了作者对议和不战政策的不满。

上诗的创作多用比、兴,然而”──直接叙述或描写也是不可少的。尤其是直接叙述,往往比描写更难驾御,这就要求诗人要有敏锐的目光,能抓住典型环境中的典型细节,将感情倾注于其中。这首诗的特色就在于此。诗中的典型细节在于两个字──“。父老岁岁年年在等着王师北定中原日,几乎到了望穿双眼,几乎要化作望驾石,其强烈的愿望和痛苦的心情自然就融于字中。而含泪失声的则惟妙惟肖的描绘出父老的神情,那颤颤巍巍的身影,如在眼前,那哽哽咽咽的声调,尤在耳旁,真是沉痛不可多读。而几时真有更是意味深长,早也盼,晚也盼,朝思暮想,朝朝暮暮州桥畔,伫立凝眸,企首悬望,父老们的急切心情溢于言表。遗民泪尽胡尘里,南望王师又一年。这是他们的弦外之音,因为他们的热切盼望一次又一次地变成失望。而诗人的无言以对,可谓此时无声胜有声

四、译文:

州桥南北,天街之上,父老伫足,盼望王师,丧国的痛楚,沦为异邦蹂躏的凄惨,令人苦不欲生。(这里,父老是宋金两个时期的人,他们对故国的怀念远比青年人深切,所以让其出场很典型;同时,这也是实情。)盼啊盼,盼了几十年,忽然见到宋朝使者,一时间该有多少话要说、有多少泪欲流啊!可他们强行忍住,因为屈辱的遭遇虽然难堪,盼望官军的情绪最是激烈。

 

  

  

信息来源(出处):
漳州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漳州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2006- 2018)© 版权所有  地址:漳州市芗城区大通北路大同新港将军花园市干休所6幢407-408号
邮编:363000  电话:+86.5962030354  传真:+86.5962030354  E-mail:zzsggw@163.com
网址:http://www.zzgaqsn.cn  闽ICP备09009017号       Design 800*600(pixels)

闽公网安备 35060202000044号